李宗料醫師得獎感言

張貼者:2009年6月17日 下午9:21林昆儒   [ 已更新 2010年2月3日 下午5:20 ]

李醫師說他只是一個一般般表現平凡的臨床醫師,我們的觀察是,即使他身受疾病所苦,也要堅持看診。從會場中擠進兩倍的人潮,也許就是他平凡的熱忱工作,造就這個不平凡!

為表彰並感謝林口總院李宗料醫師的臨床服務傑出成就及對本院的卓越貢獻,醫院於98年6月17日(週三)下午四時至六時於林口總院12K第三會議廳舉行頒獎暨茶會,其得獎感言全文如下:


謝謝大家對我的評論和祝福,平實的說,我只是一個一般般的,面對第一線醫療工作,一個很一般般表現的人。面對現在臨床各種醫學倫理、各種醫病關係的要求,許多的同仁先輩所表現得更值得佩服,尤其面對所謂「全人醫療」的醫病意識高漲及病人自主的要求,有許多前輩在臨床工作的成就、表現、拿捏,更是我仰慕且引為標竿學習的對象,也更值得表揚。面對各位長官及同仁對我的好意,我是有些遲疑及訝異,一直到現在,心理上還是有承擔不起的慚愧,但又想到這很單純地是大家對我最近的狀況表達最真摯的關心和關懷,我心理上又坦然釋懷些,也比較踏實。


這是一段加速的時光旅程......我在二、三年內經歷了我原以為要二、三十年的過程...

的確,這是一段加速的時光旅程,原來以為人生就是這樣,50歲、55歲、60歲能繼續自己喜愛的醫療工作,60歲、65歲慢慢地從可能的醫療工作退下,65歲、70歲、75歲再作一些,80歲、90歲慢慢地從醫療工作退出、老去,但是現在一切都加速了,我在二、三年內經歷了我原以為要二、三十年的過程,就像一部時光攝影機把一年春、夏、秋、冬很快的演過一次,讓我們對四季的結構不同,有立即明確的感受,而且特別的強烈。

十多年前,當我們的陳主委剛接任林口院區院長時,有一天,星期六上午快11點,當時的外科辦公室還在病理大樓十二樓,我們一些外科醫生查完房、作完事聚在一起,當時的陳院長跟大家聊了一下,突然問有沒有什麼問題? 我遲疑了一下,說有二個問題:第一,醫療系統的中階主管及醫師對醫院的熱情不夠。當時,我們經歷了所謂合理化、績效化的年代,又加上分科經營的開端,許多評論,內在的、外來的不斷,有質疑的,有自以為是的。而多少中階同仁離職的離職,開業的開業,轉換跑道的轉換,面對這些評論,大家都是沉默以對甚至有些會順著別人的口氣去回應。第二,行政部門從不覺得它的決策可能有錯。

民國75年,在一個我們王創辦人在長庚醫院主持的座談會,我當時是骨科行政總醫師,王創辦人當時70歲左右,身體狀況很好,我身為醫療系統最基層的代表。作完一般的工作、業務報告後,主持人問有沒有甚麼問題要反應的,我遲疑了一下,舉手說:「病房不很乾淨,蟑螂多,我們一早六點多查房,跟病人說不到二、三分鐘,就見到蟑螂爬來爬去,要改進。」王創辦人的回答卻讓我嚇了一跳,他說:「除了蟑螂,還有老鼠。」老鼠? 我是很少去注意到,讓我訝異的是,他的回答是直接的,他並不需要負責的同仁代為回答,他了解第一線工作所遇到的問題,甚至比我們還清楚,這又是怎樣的管理哲學? 前一個月我住院作一些治療,前幾天頭暈暈的不是很清楚,後來比較好,可以看一些書、寫一些字、讀一些文獻,可是我在病房居然看不到一隻蟑螂,我覺得奇怪,一個在民國75年才七、八年的病房,習以為常的蟑螂,到現在民國98年已20多年的病房都看不到了,這裡面牽涉到多少同仁的努力,環管部門、工務部門、護理部門,大家不斷的努力、合作,才有可能達成。我也向護理主任表達我的觀察和感受,這些點點滴滴不就充分落實了「追求合理化,止於至善」的企業文化嗎?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能忘記,就是10多年前,我們現在的林口管理處副處長劉禮三先生的事。他當時擔任環管課課長,有一天下午快傍晚的時候,我經過地下街往復健大樓,看他一個人蹲在二棟大樓中間防火牆的溝槽,拿著螺絲起子挖起那些卡在縫隙的灰塵,他說好像沒有人清過;是啊,那個地方怎會有人注意到要去清污垢,清掉後下面是不銹鋼的結構,亮亮的。直到今日,我經過二棟大樓的建築,總不覺去看它的防火牆溝槽,我們的一直維持著乾淨明亮,別人家的就不一定;不管是新的舊的,這又是怎樣的一個管理的落實? 這充分的說明我們基層人員充分的落實了「點點滴滴,勤勞樸實」。前些日子,我代表感染管制委員會參加一個開刀房預防性抗生素施打問題的協調,主持人是趙子傑醫師,當然,我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他也作了一些討論後來裁決,我感到的不是這些不同,而是他在主持討論時所表露的熱情、對工作的投入專注,這是我許久感受不到的熱情,而這些熱情、投入不光是在這裡感受到,其他醫護人員的熱情也是如此。前幾年,翁副院長主持醫教會,在因應各種醫政要求下,舉辦了各種各式相關議題的全院演講,有不少非外科系統的人員投入規劃與主持。所請的講員,有些是能針對議題發揮,有些顯然離題,不管如何,我總可以在會中感受到大家投入的熱情和對知識的追求,這是我們重要的企業精神文化。更多人來參加這些會議不是光是簽名拿早餐,拿科內積分、院內積分或院外換證的需求,這些熱情是存在的。

我們以為一個醫療工作者應同時具備服務、教學、研究三方面的能力才是完美 ..... 但我只能在自己熟練的臨床服務上著力。


我們以為一個醫療工作者應同時具備服務、教學、研究三方面的能力才是完美,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滿足這些要求,從這一個角度看,我並不是一個完美的醫療工作者,我只能在自己熟練的臨床服務上著力。這麼龐大的機構,一定要有一些機制去鼓勵大家努力朝這些要求去作,說它無情,說它是壓力也好,沒有這些機制,一個機構容易僵化、官僚化、無效率化,但是一句老話「規矩說死了,就搞不動了」,如何在這些規定中找尋一個人性的切入點,就有賴我們這些帶領大家前進的各級主管,如何發揮智慧熱情,讓每一個人都有它發揮的空間,大家真情熱心相待。

發揮智慧熱情,讓每一個人都有它發揮的空間,大家真情熱心相待 ... 對整個組織的熱情是一個企業最重要的資產


這些感受在我這加速的人生旅程中感受特別強烈,而我們常想要有一些典型、模範讓我們去效法,但我看到的是許許多多活生生的影子,在一個匆忙的查房中,在晨會中,在床邊迴診中,在門診中,它可能是很嚴肅的交談,它可能是片斷的,但它確實存在。如果我們細細去感受這些熱情,就像許許多多幸福的青鳥,瀰漫著整個長庚系統,對整個組織的熱情是一個企業最重要的資產,有了這些最可貴的資產,我們的組織明天一定會更好,不光是如競選口號說我們能或者期待能,而是一定會更好。

而我面對不可知的未來,除了自己努力堅強面對和調適,家人的照料和各位不斷真誠的關懷是我最堅定的後盾和力量,也更冀望自己也能還是一個有用、有貢獻的人;人生有許多事不要當真,但一定有美好、有值得珍惜的地方,而大家對我真情的關懷我也會永遠記在心中。

謝謝大家! 


後記: 李醫師於 2010-1-05 走了!祝李醫師一路好走!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