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3 研究與倫理

張貼者:2008年7月12日 下午7:45林昆儒   [ 已更新 2008年7月12日 下午8:05 ]
這篇刊載在自由電子報自由廣場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謝炎堯醫師的文章,值得作研究的人省思!
 
" 感染症大師、中央研究院何曼德院士,指責我國歷經十年,尚研發不出腸病毒疫苗是「羞恥」。請大師想一想,全球死於愛滋病和C型肝炎的病人已經超過數千萬人,罹病者更是不計其數,歷經二十年以上尚無法研發成功愛滋病和C型肝炎疫苗,並不是全球生物科技研究者的「羞恥」,而是表現學者誠實求真的典範。.....
 
自五千年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到現代醫學倫理,都強調安全第一,不傷害病人為首要,因此,一九八七年Cornnell大學Reidenberg教授聲援聯邦政府食物藥品管理局說:「在過去科學及臨床藥理學尚未發達時代,醫師們常施行當時不知有害或其危險性遠超過效益的療法,但是因當時不知如何評估藥品的安全性及有效性,而且出自救治病人的善良動機,故其錯誤是可以原諒的。但是現代醫師,如果再犯同樣的錯誤,即使其動機是多麼崇高,也是不能原諒的。」因此,大師之言,蔑視人權,違反醫學倫理,也觸犯法律。 "
 
其實大師的言論,不能簡化為"倡導研究勝於醫學倫理",疫苗發展不成功的原因當然也包括大師提及的經費不足,政府輔導不力,等大環境不利於國內發展疫苗的見解!說大師,蔑視人權,違反醫學倫理,也觸犯法律是嚴重了些,但也發人省思,重新審視研究的目的為何!
 
Comments